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☆緣☆茗☆園☆

怜我秋斋蝴蝶梦 叹其醉世南柯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秋斋原创】流年札记  

2009-02-25 13:47:42|  分类: 秋斋文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流年札记

        

秋雨。方城。

悠悠古巷,漫漫愁肠。红尘中,消解了多少人间情事?

撑伞的女孩已然不见。巷中,只有挥之不去的秋雨,忧郁地在油纸伞面滑落。然后,碎成了满地梦想,又分别搭乘上蒲公英的小伞,去寻觅童话般飘逸的丁香。不经意间,遗落下了许许多多的惆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

鱼死网破?

果否?

其实,鱼既死,网就不会破,也没必要破。

网若已破,鱼又岂会就死呢?

 

       

受伤的心一路滴血,引来一群叫做寂寞的野狼,群聚于高加索的某一峰脚。恐怖的绿眼绝不会是满天善良的星斗。它们闪着束束寒光,瞪视着盗取天火的英雄。

普罗米修斯始终昂着高傲的头颅,目光一直注视着广袤苍穹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世上有不透风的墙吗?

没有。

凡墙,不仅透风,还会透光,唯独不透气。

是以,人不能企图于围墙中隐蔽自我。而应在阳光下暴晒心灵,让灵魂无法形成阴影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中秋无月。

云早隐于心之云端。

恰如多愁的歌女。

躲在香山的词语中。

犹抱琵琶,半遮着面。

只是,总不肯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孤独是箭,寂寞是沉沉的箭簇。

生活是张硬朗的弓,被强劲的魔力拉满,将我射成一截离弦的断箭。

于是,回忆如血般潮涌而出,泛着黝黑的幽光。曾经的人和事,想见与不想见的,都如鬼魅般在其中游移。

当这滟滟的液体流尽,心空一下闪满暗红。红光散尽,心里畜满盈盈的空。有如戏去台空。

于是,寂寞如庄稼般在心田中疯长,将我孤独地置于数万支断箭簇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夤夜。

雨,在窗外淅沥大了,渐成母亲脸颊上的泪滴。

时光回传。

多年前,生命的阵痛中,母亲用双手推我入陌生的冷热世界。于是,人们笑了,说我拥有了生命,拥有了天地。

可在我,却感到失去了家园,失去了幸福。

从此,在条条陌路中寻找人生的归宿,却往往寻不回自我。

痴望匆匆逝去的张张面孔,怪异它们为何都成了瓣瓣带露的桃花。心头泛起阵阵冷意。

弹指之间,时日已然老去。

回头顾盼,却弄不清自己的出生究竟是对是错。

有如今天的我,在无解的人生中尴尬的彷徨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诗人顾城的《一代人》曰: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

我却用它寻找光明。

然而,长夜过去,我又一次空手而归。

于是,我只得无奈地收拾起自己的真实,把它隐藏于黑夜,再伪装出淡然的容颜,以此掩饰一天的憔悴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白山。黑水。

抑或黑白人生。

关口的仇杀或许即是温柔的人性陷阱。

多年过去了。痴情的小李已然不再寻欢。

唯有飞刀依旧真实,且锋利无比。

是的。

飞刀又见飞刀,

探花不曾探花。

诗音无觅诗音,

小李何忍寻欢?

 

       

岁末回眸偶盼顾,

人情每每苦难言。

岂余不解岁终去,

实乃感伤时日残。

无尽闲愁应莫怨,

浮生多半误空谈。

只缘尘世频舛变,

漫把心思诉笔端。

——岁末杂感

 

        十一

五百年的苦苦等待,果是为了烈火中的永生?

一旦没有涅槃,可有别样的路能走?

是否,

这即是世间万物的宿命?

 

        十二

醒目。

看灯火在子夜闪烁。

竖起疲惫的双耳,

谛听时间的足音,

从岁首走向年末,

再从年末走向岁首。

茫然。回首。

曾经引以为荣或辱者,

隐藏于岁月帘幕之后。

夜色渐浓。

灯火阑珊。

感觉自己独处偌大时空舞台,

没了霓虹,

迷惘的我,

是否,

仍在独自起舞?

仍需独自起舞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