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☆緣☆茗☆園☆

怜我秋斋蝴蝶梦 叹其醉世南柯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公 园 游 感   

2008-07-10 08:53:00|  分类: 秋斋文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公 园 游 感

又是周末。

好不容易有了一天的清闲,但我并没有睡懒觉。我不是那种有福分的人,我很少会享受睡懒觉的妙处,亦极少午休。

于是,很早很早的我就起来了。

工作虽然告一段落,但生活仍在继续。

今天,我不想出门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每到周末总习惯于将自己幽闭于一方小屋之中。只因为红尘攘攘,但正如朱自清先生所说,热闹的是他们,我什么也没有。

我只是一叶细微的飞絮,飘浮,飘浮,不知怎么的就飘到了水西这片陌生的土地上。这儿不是我的故乡。有人说,只有埋有自己亲人的土地,才能勉强算得上是自己的故乡。我没有亲人埋骨于此,所以,我永远都只能算是一个异乡人。

我起早,是因为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完成。而时近正午时,我却接到了朋友的电话,要我去聚聚,说什么有一些老同学在那儿。于是,我去了。

可是到了同学家里,面对几张熟悉的面孔,似也没啥可聊。于是,三言两语的互相“汇报”了一下各自的情况后便是很长很长时间的静场。而这难免令人尴尬。于是,有人提议出去走走,找个景点玩玩。可是,近处没啥可去之处,而远处呢,似乎时间也不允许,没办法,只得去了一趟公园。

不过,于我而言,公园倒是真的很久没有去过了。这突然使我有了一点点的感伤。以前曾经常同去游玩的朋友们都哪儿去了呢?为了生活,我们真的都在奔忙啊。是的,生活不可能永远都充满着浪漫的情调。生活就是一张张记忆的照片,底色上似乎除了黑就只有白了。

我的思维在一瞬间形成了空白。我像一个被人操控着的木偶,不由自主的跟着朋友们出了门。

 我们从净莲寺爬上东山,然后绕了一个圈子,从公园里边转了出来。

从公园中经过时,我们看到了钢筋水泥,整个公园里已然成了一片热闹的工地。观音阁、残钟亭呢?它们已然不复存在。而在它们原来屹立的地方,一棵棵水泥柱子正在拔地而起。哦,是了,是有关部门正在翻修吧?我想,以后的公园或许将会是一个更加富丽堂皇的地方吧?可是,我的心里边却似乎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。我不知道做这些工作是在保护文物古迹呢还是破坏文物古迹。我只似乎觉得,这个小小的园林应该是有相当时期的历史的吧。然而……

怎么会这样呢?

回到家里,翻阅资料,得到了一些信息:

——“水西公园有着悠久的历史,元大德七年(公元1303年)修‘烈姬冢’。明正德初年修观音阁,清雍正、乾隆年间,先后修建观文塔、文峰书院、尚书坊等。”“民国五年(公元1916年)”,这里“正式筹建成公园”,“1930年经黔西知名人士丁扬斌、熊佐禹等商议,将此园正式命名为水西公园”。

看着这些文字,我总觉得,那些钢筋混凝土建筑即使施以富丽堂皇的装修,那也比不得那些残砖断瓦、木柱石础更能撼动人心,更能给人一种历史的庄严感。

水西公园的历史随着真古董建筑的寿终正寝,伪古董建筑的粉墨登场,我不知道将会翻开一幅怎样的篇章。

我只是听到了史册上的文字在哭泣。

可是,我无法安慰它,也无法安慰我自己,我只能以这段短短的稚拙文字为已成历史记忆的、真正的水西公园致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2008.07.05.23:22记于水西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